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奥特曼涅槃重生:5.迪迦,初战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奥特曼涅槃重生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你们怎么办?听到两者的话,雷诺克斯出声道。如果不是迫不得已,雷诺克斯是不愿意为了光而剥夺他人的生命的。

    我们会消散,但这也没有办法。这附近只有一个拥有超古代基因的人,而没有超古代基因,我们的石像是不会复苏的。

    明白了,放心吧。为了,这个世界的未来,我会保护好迪迦的。对着石像,雷诺克斯信誓旦旦地承诺道。

    收到了雷诺克斯的承诺,远古意志也不在说什么。隐藏在石像内的光之力如潮般涌向了雷诺克斯。作为超古代战士的佼佼者,能陪在迪迦的身边实力自然不会太差。即使随着漫长时间的消磨,光之力仍然有着相当的残余。吸收这股光之力,雷诺克斯的实力竟然毫无改变。

    废话,哪有这么快就能转化成力量的。这股雄浑的光之力虽然被雷诺克斯吸收,但被雷诺克斯同化成雷诺克斯的光之力却要一段时间。凭空得来的力量虽然能提高奥特曼的实力,但终究是有些虚浮。毕竟,这是属于他人的力量。

    得到光之力后,雷诺克斯再次回到泽井的身体。虽然感觉对话很长,但外界过去的时间却连一秒也不到。当雷诺克斯得知这个消息时有些惊讶,但仔细一想也就释然了。奥特曼是光,这种意识上的交流也自然是光速。至于感官上的错觉,因为要追究到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就不多加解释了。

    泽井,离开这里吧。哥尔赞和美尔巴已经要来了。

    同时,宗方指挥也说道:刚刚接到总部消息,哥尔赞和美尔巴正在逼近。听到宗方的话,大古就着急起来了:那巨人呢,让巨人复苏的方法呢?

    总部说,杂音部分还是无法修正。

    得知没有让巨人复苏的方法,大古莫名感到一阵头痛,随后大喊着冲出了金字塔。看到大古的异样,大家也都追向了大古,却发现大古一人启动了飞燕一号。无奈之下,其余的胜利队四人只好驾驶飞燕二号。而泽井也别无选择,乘上了自己来时的战斗机。回想起宗方拒绝自己的理由,泽井也是一脸无奈。

    宗方:泽井总监,飞燕二号只能坐下四个人,为了您的安全着想,您还是回基地去吧。

    宗方,你还是想让我回去啊。

    与此同时,哥尔赞和美尔巴终于到达了金字塔外。看着金字塔,哥尔赞又是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吼叫,随即发射出一道基佬紫光线打碎了金字塔。看着里面的三个巨人,哥尔赞和美尔巴都按捺不住,冲了上去。

    石像毕竟是石像,不管生前多么强大,化为石头的超古代战士现在却是不堪一击。哥尔赞双爪一挠,尾巴一拍,一座巨人石像就四分五裂。美尔巴也是一啄一扑,另一座巨人的石像也被毁坏殆尽。至此,两个给与雷诺克斯的巨人的石像都被打碎了。

    眼看着哥尔赞和美尔巴将目标放在了最后一座石像上,雷诺克斯面色一变。大古更是直接驾驶战机冲向了哥尔赞,企图再用信号弹吓走他。然而以卵击石,大古最终被美尔巴的光弹击落,甚至连紧急弹射都出了故障,眼看就要死于飞机爆炸。

    大古!胜利队的众人大喊着大古的名字,却就不会大古。泽井也是一脸悲痛,不敢相信这个曾经救过自己的年轻人就这么死了。只有雷诺克斯感觉到了一股光从飞燕一号中飞出,直接进入了迪迦石像内。看了,大古就是那个超古代基因的携带者了。

    泽井,不用悲伤,大古没死。雷诺克斯一句话将泽井带回了天堂,他成为光了。

    成为了光?泽井看着复苏的巨人喃喃自语。

    将泽井从恍惚的状态叫醒,雷诺克斯说:泽井,我们也变身吧。我答应了要保护迪迦,可不能食言了。

    虽然疑惑于雷诺克斯何时做出承诺,迪迦是谁,但泽井还是启动了雷诺克斯的变身器——时空之翼。时空之翼作为诺亚赐予的道具不仅能在光之巨人的形态下穿梭时空,还能在人间体形态下为宿主提供一定的保护。这也是为什么雷诺克斯选择将时空之翼作为变身器的原因。用奥体念力操控着飞机,泽井化为了一道光。

    雷诺克斯!

    绚丽的光之翼展开,又一个光之巨人出现了。红蓝相间的身躯,胸前散发着饱满光之力的彩色计时器,锐利的眼神:这,就是雷诺克斯。

    看着石像的突然复苏和不是由任何一个石像变化而来的雷诺克斯,胜利队每个人都惊讶地目瞪口呆。巨人复苏了?可是怎么复苏的?掘井一句话说出了胜利队的心声。

    雷诺克斯此时无暇顾及这些:现在他面对的是哥尔赞,一身怪力虽然比不得雷德王,不能对雷诺克斯造成什么影响,但时不时发出的光线却对雷诺克斯造成了不小的干扰。不过最困扰雷诺克斯的不是这些,而是泽井的战斗技巧。战斗之初,雷诺克斯就意识到要出事:跟了泽井近40年,雷诺克斯居然忘记了泽井不会战斗。40年来,泽井面对的一切危险都是靠时空之翼对宿主的保护度过的。现在变为奥特曼,因为时空之翼对战斗的增幅几乎为零,即使是用着雷诺克斯那千锤百炼的身体也只是勉强与哥尔赞抗衡。感受着能量的不断流失,雷诺克斯也没有办法:泽井,放空你的意识,把身体交给我,我来对付怪兽。泽井也知道自己在战斗上的劣势,没有反对雷诺克斯,随即把身体的操控权交给了雷诺克斯。

    重新掌握身体,雷诺克斯迅速熟悉的身体,摆出了战斗姿态,而在哥尔赞的感觉中却并不是那么简单。在哥尔赞的感受里,雷诺克斯的气息瞬间一变,从原来本可以随意蹂躏的小绵羊变成了一只洪荒巨兽,他甚至,甚至感觉自己在面对超古代时期那几位传说版的存在。想到这里,哥尔赞不禁自嘲地摇了摇头:自己怕是刚刚从超古代睡到现在,睡糊涂了。如果自己的对手有如此实力,自己怎么可能活到现在?但实际上哥尔赞并没有感受错,这是雷诺克斯在国王星三百年来的战斗中养成的不屈的信念。对雷诺克斯而言,他可以败,可以死,但绝对不会屈服。这是雷诺克斯的奥特精神。

    看着哥尔赞,雷诺克斯动了。只是一瞬,雷诺克斯就冲到了哥尔赞的面前。同样的身体,泽井只会用纯身体素质奔跑,而雷诺克斯却能用光之力加速。在光之力的方面,雷诺克斯能甩泽井十个时空。蕴含着光之力的手刀狠狠地打在哥尔赞的头上,即使是哥尔赞的皮也挡不住这一击。大量的火花照耀在哥尔赞的脸上,将哥尔赞痛苦的表情映衬地无比狰狞。吃痛的哥尔赞被激发出凶性,超音波光线不断地射向雷诺克斯。看着密集的光线,雷诺克斯只是单手划出一圈蓝色的波纹,却仿佛划开了天地,光线连雷诺克斯的护盾也无法动摇,更别说伤到雷诺克斯。这是雷诺克斯的防御技能——海洋之纹,在防御光线上具有非同一般的功效。即使在地球上雷诺克斯的实力受到了地球意志的压制,海洋之纹也不是哥尔赞能打破的。想当年奥特之王为了让雷诺克斯领悟出独属于自己的防御技能,硬是要求雷诺克斯在十只擅长光线的怪兽的攻击下支撑着防御。回想起那段往事,惨不忍睹啊。

    海洋之纹以一种独特的律动挡住了哥尔赞的所有光线。深知光线不起作用,哥尔赞转而进行近战。很人性化地锤了锤双爪,哥尔赞以不可阻挡之势向雷诺克斯发起了冲锋。然而连专精近战的雷德王都不是雷诺克斯的对手,更何况是哥尔赞这个半吊子。向对付雷德王一样,雷诺克斯灵巧地跳起躲过了哥尔赞的冲锋,再将光之力凝聚在腿上,一式从天而降的腿法再次出现——雷诺克斯飞踢。但是由于雷诺克斯受到压制,一身实力发挥不能超过五成,哥尔赞并未直接死亡,而是在地上奄奄一息,悲鸣不断。

    看着地上已无凶悍气息,只是哀嚎的哥尔赞,雷诺克斯不禁动了恻隐之心。在国王星训练的时候大部分怪兽都是宁死不屈,不会乞活,哪里像哥尔赞这般可怜。哥尔赞为了生存,已经放弃了身为超古代怪兽的尊严了。

    但就是这一丝恻隐之心给哥尔赞找到了机会。用尽全力射出一道光线逼退雷诺克斯后,哥尔赞迅速挖地离开了战场。但雷诺克斯却并未阻止,一个问题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怪兽真的全是恶的吗?如果不是他又该如何对待善的怪兽?哥尔赞人性化的行为让雷诺克斯知道了怪兽并不是没有思想的生物,而是具有丰富情感的。思考了一会儿,雷诺克斯终究是得出了自己的判决:视具体情况下定论。

    这真是富含了马克思哲学理念。

    而另一边,由迪迦残余意识操控的大古也完成了战斗,美尔巴也被迪迦的兰帕尔特光弹消灭。雷诺克斯看了迪迦一眼,微微点头,便化作光消失了。而迪迦也飞向天空,最终变回了大古。一切尽在不言而喻的一眼中。

    真想不到大古就是迪迦。在雷诺克斯的解释下,泽井也明白了这个事实。看着刚刚和胜利队员汇合的大古,泽井心中想道:地球的未来,就在你身上了,大古。

    夕阳之下,入眼之景皆是美,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和谐还能持续多久。泽井叹了口气,驾驶着飞机返回了tpc远东基地,并暗暗发誓:地球的和平,我一定要守住。

    作为tpc总监的战斗机虽然不错,但也比不上胜利队用来专门处理特殊事件的胜利飞燕号。当泽井驾驶着飞机降落时,大古等一干胜利队员已经找到了存放巨人的金字塔。但同时坏消息也接踵而至:不仅刚出现的美尔巴正在向金字塔飞来,连哥尔赞也出现在城市,造成巨大破坏后也正往金字赶来。毫无疑问,他们的最终目的是摧毁金字塔内的巨人。但带给胜利队员压力最大的,还是tpc的总监,泽井也来到了金字塔附近。

    来到金字塔内,泽井无视了宗方等人那无奈的眼光,直接看向了巨人的石像。两座宏伟的巨人石像拥簇在一座同样宏伟的石像边。即使是遇见了雷诺克斯的泽井也不得不为之惊叹。不过很快泽井就由惊叹转化为凝重:雷诺克斯,有没有让巨人复苏的办法?巨人是拯救世界的唯一希望,这是时光机器带来的信息。虽然泽井很相信雷诺克斯,但事关地球的命运,他不得不慎重。毕竟,接连而来的征兆已经证明了时光机器的可信程度。

    《奥特曼涅槃重生》最经典的完本玄幻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0088s8s.com/books/atmnzs.html
上一章        奥特曼涅槃重生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